关注最新科技动态,科技生活方式第一站!

一份霸王条款合同揭乱象,汾酒贴牌酒管理现漏洞

商业新闻 2019-3-14 16:03480科技小编

华夏时报记者金晓岩北京报道

为了快速扩大公司产能和企业利润,国内很多白酒厂家不惜采用贴牌模式授权贴牌商制作生产贴牌酒。然而,这种模式下诱发的质量安全隐患暂且不可估量,贴牌商肆意消耗酒厂的品牌力却是酒厂们无法逆转的困境。其实,国内包括茅台在内的很多白酒厂商都实行了贴牌模式,但是汾酒却被业内认为是贴牌模式最混乱的酒企。

近日,有经销商向《华夏时报》记者爆料汾酒授权的贴牌商和其签订霸王条款,对于合同中约定的销售、推广等条款拒不兑现。业内分析认为,汾酒对贴牌商的管理漏洞已经成为其发展路径上的绊脚石,与曾经比肩的茅台相比,二者现在的营收差距过大,汾老大距离最初的梦想已经渐行渐远。

贴牌商违约

一份霸王合同揭开了汾酒贴牌酒的乱象。日前,有经销商丁先生向记者爆料了一份与汾酒旗下酒厂的销售合同。丁先生提供的信息显示,联系并向其推销酒的是一位杨姓业务员,其微信号也标注自己来自汾酒集团。

该合同显示,其是与一家名为“山西杏花汾玺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合同起止日期是2018年12月26日-2019年12月25日。授权其在江苏无锡内的某个县内的独家销售资格,首批进货金额不低于15万元。

“目前,该15万元已经汇出去了,但至今都没有开发票。”丁先生说,对方不开发票的理由是汇款走的个人账户而不是对公账户,因此没办法走账。

丁先生向记者展示了一张盖有山西杏花汾玺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章的专卖店授权书,授权截止日期为2019年12月25日。

除此之外,《华夏时报》记者在丁先生提供的合同中看到,甲方(山西杏花汾玺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权利和义务包括负责处理中国区域内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红花玉世甲系列产品相关事宜,制定并统一安排中国区域营销战略、销售形势、管理工作;向乙方提供用于产品销售、促销、推广、广告所需文件、资料和素材;向乙方提供产品知识及营销知识的培训;在产品销售中积极保护乙方的利益,配合,指导乙方进行销售区域内的促销、推广及销售事宜。

“除了合同中保证要帮我做广告营销之外,还口头承诺将派集团两名业务员来帮我做市场。但现在都没有兑现,并且矢口否认。”丁先生说。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合同“违约责任”条款中标有,甲乙双方如有违背本合同规定之义务条款的行为,一方均可提出提前终止本协议。但丁先生根据合同条款想要终止协议,却发现行不通,他表示:“现在想退货不给退,开发票也不给开。”

在上述合同中显示,山西杏花汾玺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属于山西杏花村汾牌系列酒营销有限责任公司世甲系列产品全国运营中心。据公开资料显示,办公室地址位于晋绥边区首府吕梁,于2017年06月06日在吕梁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成立,法人代表为杨勇。

2018年1月19日,汾酒集团山西杏花村汾牌系列酒营销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在这一公司成立之前,汾酒集团旗下产品中,除汾酒厂股份有限公司运营的汾酒、竹叶青、老白汾及玫瑰汾酒四大产品外,其他个性化品牌由汾酒集团义泉涌、宝泉涌、神泉涌、汾青分厂四家单位经营。而汾牌系列酒营销公司的成立,标志着以汾酒竹叶青系列、杏花村系列、汾牌等个性化系列为主线的三大营销体系正式形成。

管理漏洞下业绩仅为茅台一成

在白酒行业内,发展系列酒的一个关键就是品牌优化,这已经被其他一线名酒企业所证明,同时,品牌太多如果管理不善,也则将遇到品牌分散的问题,稀释了主品牌资源。

有业内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国内白酒行业贴牌模式门槛并不高,每个酒厂收取的费用也不同。“只要有关系,某一线酒企一个贴牌商提供1000万以上可以拿到一个酒标中的一个码,汾酒贴牌所需资金则更少,可能几百万甚至几十万即可以贴牌。”知情人士称。

汾酒集团的经销、贴牌、开发条码泛滥已是业内公开的秘密,尤其是在大多白酒企业都在缩减条码之际,汾酒集团更是肆无忌惮地开发贴牌产品。据相关媒体报道,如四川某地代理商买断了“汾”牌产品之后,开打价格战,导致当地市场做不出来,白酒行业一般是一个条码对应一款产品,有的代理商为了省钱就采取了“套牌”的方法,即申请一个条码,但旗下能出十几个产品。

据悉,贴牌模式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商标由酒厂授权,贴牌商自己运营,酒厂对产品质量问题负责。另外一种贴牌商只是打着酒厂的名义,酒厂只负责代加工产品,产品价格和质量问题,酒厂均不负责。当年山西假酒案还历历在目,曾经一度导致汾酒在内的山西酒业几年内翻不过来身。

只是,对于上述提到的山西杏花汾玺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是属于哪种贴牌模式,上述丁先生所持合同为何难以执行、汾酒集团是否承担售后问题的责任,本报记者试图采访汾酒董秘办以及汾酒创意定制公司总经理侯清泉,但截至发稿前,均未给予回复。

曾经的汾酒也有过自己的辉煌,一度被称为”汾老大”,名酒评选榜上有名,和茅台齐名。如今却和白酒一哥茅台之间距离拉的越来越远。

目前,2018年年报还没有完全公布,根据2017年业绩报告显示,山西汾酒2017年的营收为60.4亿元,而贵州茅台已经实现了582亿元的营收,山西汾酒营收仅为贵州茅台约1/10。

近来,对于汾酒来说,被提及最多的是整体上市问题。为此,汾牌系列酒总经理李程锁也在汾牌系列酒公司刚成立时透露,在汾酒集团整体上市的框架之下,义泉涌、宝泉涌、神泉涌、汾青分厂四家公司未来有望打包进入来实现整体上市。

业内认为,对于厂家来说,“贴牌”虽然可以在短时间放量,但这也存在价格较为混乱,一些贴牌价格甚至超过一线品牌。而且众多贴牌严重消耗了主品牌价值。长期以来,困扰名酒厂的一大问题就是产品太多。

在提出整体上市目标的同时,汾酒还定下了150亿元的销售目标。不过,由于预售账款和经营活动的现金流出现大幅下滑,而山西汾酒省外收入以及中高端产品增幅放缓,也成为其业绩狂飙路上的隐患,山西汾酒2021年150亿元的营收目标实现起来难度不小。

硅谷科技网 Copyright © 
sitemap